首页 >游戏杂谈

男子坐冤狱15年用掉2万张邮票5000封申述信

2019-11-09 17:57:51 | 来源: 游戏杂谈

杀人犯”杨德武寄出5000封信,用掉2万张邮票,于去年改判无罪;今年两会,该案被写入最高检工作报告

2000年7月14日,杨德武的岳母在家中被发现死亡,杨德武当天被警方带走。当年11月,安徽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以“犯故意杀人罪”,判处杨德武死刑,缓期二年履行。杨德武上诉,次年2月,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,保持原判。

十六年间,安徽省检察院相继作出三次再审建议。2016年11月,安徽高院决定再审杨德武案,并于同年11月3日改判杨德武无罪,认为原判决认定杨德武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。

一段165年的牢狱之灾,一场用时15年的申述之旅,2万张邮票,5000封申诉信见证了一个因误判而毁掉的人生。

2000年7月14日,天气闷热。

村长陈江龙刚刚吃了早饭,准备下田干活,小马冲到自己家里,脸色煞白,额头上渗满细密的汗珠,“我丈母娘被人杀了,我丈母娘被杀了。”

事发当天,母亲和女儿不在,杨德武是第一个看到现场的人。杨德武说,他是从窑厂上夜班回来,发现门从里面闩着,叫岳母没人应,就把门托开进去,发现岳母已经死亡。家里后墙被打了两个洞。村长陈江龙说,“我当时就是觉得他家里进盗贼了。”

上午10点左右,警方赶到现场,勘查完现场后,把杨德武带走了。从此,杨德武再没回到村落。

2000年11月14日,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以“犯故意杀人罪”,判处杨德武死刑,缓期2年履行。

判决书显示,杨德武作案动机为,因妻子打工长时间不归,而对一起生活的岳母心生厌嫌。2000年7月12日,杨德武将其妻子穿的一件旧连衣裙欲送给姘妇,第二天,发现连衣裙不见了,杨怀疑是岳母藏了起来,遂迁怒于岳母。晚餐后,杨德武萌生杀人歹念,趁岳母睡觉之机将其捂死,并捏造了盗窃杀人现场。案卷资料显示,杨德武是7月13日晚上去窑厂上班前杀死岳母的,并且还有杨德武的口供。

杨德武喊冤,称自己没有作案动机和作案时间,有罪供述是因遭到刑讯逼供,并不是自己真实意愿表达。

杨德武上诉。2001年2月,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认为:杨德武采取捂压口鼻的手段杀死岳母,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。裁定驳回上诉,维持并核准原判。直到十五年后,安徽高院再审该案发现,证人提供的连衣裙颜色与涉案连衣裙色彩不符,涉案的连衣裙并没有提取到案,犯罪动机证据不足。并认定,杨德武作案时间证据存疑。安徽高院改判杨德武无罪。 但这已经是2016年11月。为证明这一点,杨德武花了十五年时间,写了5000封申诉信,重量达数百斤。

判决生效后,杨德武在安徽巢湖监狱服刑。当身后的铁门关闭,杨德武做出一个决定——死。

接下来是漫长的申诉之路。

2004年8月13日,杨德武遇到了第一次“希望”。他在笔记本中记录,当天,安徽省检察院4名检察官到狱中提审他。

2005年12月,杨德武收到安徽省检察院发来的答复函称,经复查,认为该案在定罪证据上存在一定问题,已于2005年12月5日向安徽省高院提出再审建议。但尔后,再无音信。

而后,他向南陵县公安局申述,要求重审,未被受理;向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述,同样被驳回。驳回申诉通知书指出,“本案事实清楚,定罪准确,量刑适当。你的申述理由不能成立,原判决应予保持。”

2010年12月,安徽省检察院又寄来答复函,称已于2010年11月4日再次向安徽省高院提出再审建议。同样,又没了消息。

杨德武说,“那几年,一会失望,一会希望,感觉像在石头路上骑车,一高一低,心脏也突突跳。我想这是命,认命,认一辈子高高低低的命。”

命运是不会对待一个对生活永不让步的人的

终于,2016年8月,安徽省人民检察院下发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,告知杨德武,“省人民检察院已于2016年6月15日建议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对杨德武故意杀人1案重新审判。”这一次没有石沉大海。9月29日,安徽省高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杨德武故意杀人再审案。2个月后,安徽省高级法院宣告杨德武无罪。

十五年时间,杨德武用掉了两万张邮票,在监狱里存的信封,现在还有几百个。

十五年时间,女儿也已长大成人,错了女儿成长最重要的时刻。

十五年时间,事过境迁,连家里的路都找不到

出狱第二天,杨德武就回到了老家姚义村。村庄全变了,一条宽阔的水泥路代替了原来泥泞的小路,原来村里零星的住户都集中在路边,盖了样式新颖的楼房。

杨德武找不到回家的路了。他只记得家大致的位置,在村里的西南角,十六年前,能远远看到母亲升起的炊烟。但现在,那个方向,没有路,只剩下稻田,以及稻田里有些刺眼的水光。他随着大哥杨德文沿着田埂走去,最后停在一片被水田包围的坝地上。

“这就是你的家。”房子倒了,砖瓦堆在一起,上面爬满了藤蔓,看起来,像一座坟。杨德武哇哇大哭,“回想起来就像昨天”,但他感觉中的昨天和今天,中间夹了十六年。

杨德武出事后,妻子回来和他离了婚,之后再也没有了音信。家里,只剩下母亲和女儿。有很长一阵子,村里人很少看到杨德武家的炊烟了,杨德武的母亲也很少出门,出门的时候,总是低着头。女儿杨丽春,在村小读书,“不说话,整天学习,成绩很好。看着很可怜。”村小的老教师张友木说。

母亲章毛子回想,“当时的年月,能省就省,省下一个鸡蛋的钱,就能给监狱里的孩子买一张邮票。”

3年后,杨德文把母亲和杨丽春接到了自己城里的家。杨德文这时日子过得也是一日不如一日。“为了跑弟弟的事儿,钱花光了,承包的饭店由于没精力管理,也黄了。”

杨丽春曾一心想考上大学,走出农村,她的成绩一直排在班级前面,但读到高一,也停学了,由于“大伯一个人要照顾自己的家,还要照顾我们这个家,太不容易了。”杨丽春去了浙江打工,“一个月三千多块钱,一半寄给父亲,另一半留着,攒着当父亲的律师费。”

章毛子心里着急,但帮不上忙,“自己已经不相信儿子能洗冤了,只能祈祷,自己多活几年,挺到杨德武出来的那一天。”

“望早日抓到真凶,追责办案人员”

2016年11月11日,杨德武无罪释放。

杨德武走出来的那一刻,他觉得自己像个英雄,没有媒体报道,没有名人帮助,自己靠着自己,为自己伸冤了。但是,面对一个全新的世界,他很快觉得,“自己像个狗熊”,笨拙、迟钝,不知所措。

他问哥哥,为啥每次给你打电话你都马上能接到?他不知道现在人人都有手机,他还以为,人们靠着摆在桌子上的电话沟通。哥哥送给他1台智能手机,他摆弄了三个月了,现在依然只会接电话。

他问八十岁的母亲,为啥商店里的东西可以随意拿?他进监狱的时候,南陵还没有大超市,他不知道超市在门口结账。现在,他去超市,还要母亲带着。

杨丽春说,“我都觉得他没有我奶奶苏醒了,出门我都畏惧他在街上会走丢。”为了让他熟习现在的县城,杨丽春会带他去街上走走,教他认认路。杨德武才51岁,但杨丽春却觉得他已经老了。十六年前那个“做事利索,身材粗壮”的小伙儿现在身材臃肿、动作缓慢,黝黑的面孔始终紧绷着,额头上的皱纹揪起了疙瘩。

杨德文想让弟弟学一技之长,让他去学驾照,可以在自己的苗木基地送个货。考科目一的时候,杨德武1到考场,就被“吓”跑了,“妈呀,电脑上考的,谁会啊!”杨德文叹气,“老二脑子不行了。”

现在,他留下了监狱时的习惯,有一次到民政局办事,一进门,看到工作人员就喊报告,这个动作让他觉得羞辱,“我怎样还把自己当作罪犯呢?”

出狱五个月,杨德武学习工作,学习生活,学习如何与人相处,但越学越失望,“之前的那个自己真的没了。”他觉得自己像个行尸走肉,世界这么好,自己这么差,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死着。他曾经工作的窑厂的老板张年宝说,当年在窑厂,杨德武技术最好,拿的工资最高。

现在,杨德武正在申请国家赔偿,人工费、精神损失费、律师诉讼费、名誉损失费等14项费用,他索赔金额为890万元。“但安徽高院只承诺兑现200多万元,我对这个很不满意。”杨德武说,这是后半生的唯一依靠。他还希望能早日抓到真凶,对相干办案人员进行追责。

杨德武想知道和他有一样经历的人是如何生活的。从老家回城的公交车上,杨德武突然问,“赵作海怎么样了,陈满呢?”

当他听到赵作海和陈满被骗后,说了1句,“活下来了,就该稳稳当当地生活。”杨德武一路沉默。

万艾可不良反应严重吗

viagra胶囊

帮我买瓶印度神油

伟哥的八种副作用

猜你喜欢